官术网 > 女频频道 > 权臣闲妻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拒绝陆文翰


    出了皇宫,陆离就察觉到不少注视的目光。不过这毕竟是皇宫门口,又是光天化日之下,还有叶盛阳这样的绝顶高手随身护卫,他倒是并不担心有人会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果然,离开皇宫还不到百尺,就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,我们老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陆离扫了一眼对方身上的衣服,了然道:“不知陆老太爷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来人摇了摇头道:“咱们做下人的哪里明白这些,只是奉命行事,请陆大人赏光。”陆离轻笑一声道:“陆老太爷相邀,莫说是在下,便是百里家的家主也不能不给面子吧?”

    虽然说如今陆离算是依附了百里家,但是毕竟还是传世大家,根深蒂固,即便是百里家也不敢对他们太过无礼。否则陆家若是发起疯来想要来个同归于尽,百里家只怕也要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那人并不动怒,只是沉默的等着陆离的答复。陆离也不为难他,点点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陆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距离上一次最后来陆府,最后见陆文翰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的事情。当时陆离只是京城里一个刚刚入朝为官并不起眼的新科探花而已。纵然是惊才绝艳,但是这事件惊才绝艳的人多了去了,真正能活下来到最后的才能算是真正的人才。所以那时候陆家纵然有心思想要拉拢陆离,也并没有用多少心思。即便是陆文翰这样老谋深算的人也只是意思意思罢了,能够抽空亲自跟他见上一面就已经是抬举了。陆离还不肯识趣,在所有人眼中那就是狂妄自大了。

    谁又曾想到,不过才区区一年时间,因为一个百里修,京城的局势就已经是天翻地覆。而陆离,竟然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十分重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睿王的徒婿,这在一般人看来其实是一个相当尴尬的身份。大概相当于公主们的驸马一般。不管你是有多少才华能力,有了这个身份就会让人觉得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靠着裙带关系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其中却绝对不包括陆文翰这样的人。睿王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,是什么性格脾气,陆文翰岂能不了解?如果陆离没有真本事,只靠着是他徒弟的丈夫这样的身份,早不知道被睿王扔到哪个山沟里去了。那样的人,睿王只会嫌弃配不上自己的徒弟,岂会扶持重用与他?

    更何况,就算睿王肯扶持,一个才刚刚弱冠的年轻人,在裁掉了洛西将近半数官员的情况下,还能够让整个洛西府的各地衙门运转自如,民间波澜不惊,这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么?

    陆文翰有些后悔起来,早知道陆离有这样的大才,早知道陆离的妻子有那样的身份,当初就应该再在他们身上多花费一些心思。哪怕是十倍,百倍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压在头顶上,特别是陆家这样一个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大家族。从来他们头顶上都只有一个皇族东方间,百里家纵然如何声名显赫,但是陆家才是真正的东陵第一世家。但是百里修突然横空出世,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打的陆家没有还手之力。陆文翰这才知道,这些年陆家已经渐渐的堕落了。

    百里家出了百里修,还有百里信和好几个兄弟,就连后一代,也并不是只有百里胤一个能拿得出手的晚辈。但是陆家呢?陆润和陆渊兄弟俩捏一块只怕也抵不上一个百里胤。

    所以,陆家不得不暂时向百里家低头。不是陆文翰胆识不如年轻时候了,而是形势逼人强,陆家或许能够硬撑一段时间,但是那些外放的陆家子弟,只怕连三天都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陆大人来了。”身边,一个小厮附身在他耳边低声到。

    陆文翰微微睁开眼睛,就看到陆离跟着陆家的管事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。年轻人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布衣,身上还带着几分风尘,显然是回到京城连换件衣服休息一下都没有就被召入了宫中。陆离的神色并不张扬,眼眸也是深邃内敛。但是那种雅致风流无边的感觉在他的行动间自然的流露出来。还带着一种让陆文翰忍不住心怀妒忌的少年人的活力和生气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老了,陆文翰从没有任何时候有这一刻的清醒认知。

    陆离在陆文翰不远处站定,声音平静而恭敬,“陆老大人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抬起头来,微微点头道:“陆大人,一年不见陆大人倒是变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老大人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自嘲地道:“我这一把老骨头,就等着进棺材了,还能怎么变?无恙,无恙。陆大人若是不忙的话,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坐一会儿如何?”

    陆离看了一眼陆闻跟前的地面上放着的垂钓的鱼竿。方便还有一个显然是给他的。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的人都喜欢钓鱼?反正他是不太能体会这其中的乐趣的。不过钓鱼的空隙想想事情倒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陆离也不多说什么,直接在陆文翰身侧坐了下来。已经有人送上了鱼饵,甚至是替他装好了。其实他们只需要甩一下鱼竿,等到鱼上钩的时候在拉一下罢了。

    陆离也不在意,只是悠然的坐在一边盯着跟前的水面,等着陆文翰先开口。

    陆文翰一大半年纪了,自然也没有年轻人急躁的毛病。于是两个人倒像是在拼耐力一般,都不肯开口。

    直到陆离的鱼竿上都钓起来了三条鱼,见陆文翰还没有开口的意思方才悠然道:“陆老大人若是还没想好要说什么,在下可以回去改天再来。毕竟……在下最近应该会很闲的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叹气道:“年轻人就是毛躁,陪我这个老头子多坐一会儿也不肯么?”

    陆离微微扬眉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裳道:“若是平时倒是无所谓,只是在下已经有两三天没换衣服了,这风尘仆仆的,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摇摇头,开始言归正传,道:“两年前,你刚来京城老夫就听人提起过你,不过那时候老夫没有在意。去年见到你的时候,老夫虽然确实有拉拢之心,可惜到底还是将你看的太轻了一些。不过,即便是老夫年轻的时候的,也绝想不到会有你这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陆离淡然地看着陆文翰没有说话,陆文翰叹了口气,道:“看来老夫确实是老朽了。一笔写不出两个陆字,你和睿王殿下总不会是想要灭了陆家吧?”

    陆离蹙眉道:“老大人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陆文翰道:“如今京城的局势你了解几分?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五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陆文翰扬眉道:“陆家可以替你补上剩下的五分。”陆离缓慢地摇了摇头道:“不,五分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陆离淡淡道:“有的事情知道的太清楚的并不是什么好事。我只要知道,陆家已经投靠了百里家,就足够了。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轻哼一声,“百里家?哼!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老大人不必对百里家心存怨怼,陆家能被百里修站住把柄,就说明了陆家确实是不如百里家。”陆文翰脸色微变,盯着陆离道:“如果老夫说,陆家的势力可以为睿王陛下所用呢?”

    陆离仿佛听到了什么奇闻逸事,打量着陆文翰许久才道:“我以为,陆家始终是忠于陛下的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傲然道:“陆家自然是忠于陛下的,但是……陛下如今却早已经被百里修蒙蔽了。若是换成二十年前,陛下岂会容忍百里家如此欺压陆家?又如何会容忍陆家与百里家站在一起?老夫实在是想不明白,百里修到底给陛下灌了什么药!百里家的人包藏祸心,早晚会害了陛下,害了东陵的天下!”

    陆离听的漫不经心,这番话换一个说法其实就是:陛下如果一直看重陆家宠信陆家,陆家自然是永远忠于陛下的。但是现在陛下既然已经不管陆家的死活了,那么陆家自然要另寻出路了。

    陆文翰盯着陆离沉声道:“你将陆闻放回京城来,是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离挑眉,陆文翰笑道:“你当真以为没有人知道陆闻着一年多去了哪儿?如今这个时候你将他放回来,不就是想要陆家的势力么?”

    陆离摇了摇头道:“老大人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冷笑着看着他,似乎在说,你休想狡辩。

    陆离道:“我确实是对陆家有些兴趣,但是前提是……陆家是属于我,听话的陆家。而不是现在这个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反水的陆家。陆家枝盛叶茂,说实话晚辈侍候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睿王也是这个意思?”陆文翰问道。

    陆离道:“老大人可以亲自写封信问问睿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陆文翰盯着陆离良久,方才叹了口气道: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陆离温文尔雅地点了点头道:“若是老大人没有别的什么事,请恕晚辈先行告退,毕竟我这一身……”看了一眼自己身上,露出了一个有些嫌弃的表情。

    陆文翰已经低下头去继续垂钓,仿佛跟前的陆离根本不存在一般。陆离也不在意,淡然一笑转身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门口,叶盛阳正等在那里,看到陆离出来才微微松了口气迎了上来。陆离朝叶盛阳点点头,道:“回去吧。”叶盛阳沉默的点头,两人转身朝外面走去。却看到陆渊从外面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少雍。”陆渊走上前来笑道。

    陆离拱手道:“陆兄。”

    陆渊其实也有些尴尬,年纪比人家大,家世比人家好,同一年参加科举却处处都不如人。陆渊现在其实有些理解当初陆晖的疯狂和愚蠢,有这样的一个存在。他这样一个只是同族和同榜都觉得压力很大,更不用说身为陆离兄长而且还是弟子的陆晖了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两句,陆离便告辞离去了。陆渊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良久,方才叹了口气转身进了陆文翰的院子。

    陆离回到府中梳洗了一番换过了衣服才靠在床边休息。刚刚换上的新的床铺还带着熏染的想香气,淡淡的暖香犹如谢娜澜身上的气息一般,让陆离心中感到宁静而舒适,渐渐的便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等到谢安澜回来的时候,陆离已经坐在床边睡着了。双腿还垂在床边,人也直接躺在了被子上,虽然房间里早早的燃上了炭火,但是陆离毕竟不是习武之人一不小心还是很容易感冒的。

    刚走到床边想要伸手替他盖上被子,却见陆离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谢安澜莞尔一笑,在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离轻声问道: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谢安澜道:“去了一趟静水居。对了……方才你刚进宫,浮云公子便来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柳浮云?”陆离并不意外,只是问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谢安澜将柳浮云的意思向他转述了一遍,陆离听完倒是沉吟了良久没有说话。谢安澜有些好奇地道:“你对柳浮云的想法很有兴趣么?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夫人说的没错,如果只是柳浮云一个人的话……他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抢着要。无论他做什么,都有的是人愿意与他合作。可惜……他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谢安澜道: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合作也不是不可,但是不是与柳家合作,而是与柳浮云一个人合作。百里修这个人……”提起百里修,陆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他不怕百里修的变化多端心思叵测,事实上这样的人才让陆离有棋逢对手的感觉。但是百里修这个人太没有下限了。有些事情百里修做的毫无顾忌,他们却不能做也不愿做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陆离和百里修两个人的事情,陆离是完全不介意不择手段的灭了百里家杀了百里修或者被他杀死。但是陆离知道,又些手段谢安澜接受不了,睿王也不会允许。而他,毕竟不是百里修,他还是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这在与百里修的争斗中可能是一个弱点,但是陆离却欣喜和感激自己有这样的弱点。如果他变成百里修那样的人,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。百里修也是一样的,他那样的人即便是没有人阻止他,在他得到一切之后也会毁灭自己。只是在这之前,他势必要毁灭更多的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谢安澜笑道:“既然你有兴趣,回头你自己去跟他谈吧。今晚我要出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陆离握住她的手不放,也不说话。谢安澜笑道:“虽然京城有薛先生在,但是你不会以为师父会放心让我们就这一点人回来吧?我要去安置一下那些人。芸萝他们都在肃州,如今府中是红香和宁疏在管着,有什么事情直接跟她们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陆离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谢安澜含笑低头在他眉心吻了一下,“乖。”

    陆离眼眸一暗,一把将她拉倒在自己身边。伸手轻拂着她美丽的脸颊道:“不要说这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谢安澜眨眼睛。

    陆离道:“我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谢安澜扑哧一笑,翻了个身趴在他怀中笑道:“好好好,是我的错。四爷,陆大人,我错了成么?”陆离一只手轻揉着她柔顺的发丝,“胡闹。”

    清脆的响声从紧闭的窗户传到了外面,不远处小院的门口,宁疏望着那处窗户轻叹了口气,美丽的容颜上流出了几分淡淡的忧伤和惆怅。她身边,方信侧首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?”

    宁疏摇摇头道:“看到公……小姐,和陆公子,突然觉得这世间也不是那么糟糕。”

    方信沉默了片刻,方才道:“不要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宁疏笑了笑,转身道:“走吧,小姐和陆公子刚回来,等他们休息过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方信点点头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
沙龙国际